新闻 中心 您的位置: 绍兴网 >> 新闻 >> 绍兴要闻
揭秘尘封了19年的石城大案
上世纪末新昌贪污数额最高的女嫌犯被抓捕归案
2017年12月07日 09:16:40
来源:绍兴网-绍兴晚报

“被抓了,终于解脱了。”出逃19年,金三英用这句话为之画上句号。

今年10月1日凌晨,潜逃19年的贪污嫌疑人金三英(化名)被新昌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押回新昌。金三英的落网让这一尘封了19年的“石城大案”再度回到人们的视野。

19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19年的“潜逃”生活她是怎么过的?时隔19年回到家乡后她有什么话要说?日前,本报见习记者在新昌县看守所见到了金三英。请看本报独家报道。

(照片由新昌县纪委提供)

逐“狐”内蒙古:

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秋意浓兮黄叶飞,四千里兮出塞北。野茫茫兮把猎围,夜未央兮征人归。”

最近,这首“追逃诗”在微信朋友圈中流传。这首诗的作者是新昌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兼县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办公室主任梁新平。

9月30日上午,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双树农副产品市场像往常一般热闹。二楼的社区办公室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聊着什么,笑得十分开心。电话铃声突然在畅聊的人群中响起,电话主人邹蕴琦正要接起,可电话却已被挂断。只是一件小事,也许是谁又打错了电话吧,邹蕴琦的好心情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因为今天正是她47岁的农历生日。正要再次投入热聊的邹蕴琦,突然看到几个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出现在她面前。

“是邹蕴琦么?”

“我是。”

“你是哪里人?”

“吉林人。”

“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么?”几句新昌话从陌生人嘴中吐出。

“不知道。”惊愣片刻,邹蕴琦回答。

“绍兴新昌。”

抬起惊惶不安的脸,邹蕴琦一番抵赖后向来自家乡的追逃追赃工作人员承认,自己就是潜逃19年的金三英。

“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在同事们一片不可思议的神情中,金三英被带走了。

1970年出生的金三英是家中的小女儿,不同于两个受父母严厉管教的哥哥,她从小到大几乎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家庭温暖,工作也同样顺利。金三英1988年中专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了当时新昌四大国有企业之一的新昌轴承总厂,经单位安排前往杭州进行为期半年的外贸英语培训后,回总厂销售科做起外贸业务。1994年,轴承总厂将车间独立建厂,到球轴分厂的金三英,迎来了事业巅峰。那一年,分厂每年2000多万元的外贸业务几乎都由这个24岁的姑娘谈下。

业务能力强、素质高,人又长得漂亮,金三英身边不乏追求者。也就在这一年,金三英出差北京途中,认识了大连小伙子任某,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任某更是一路追随金三英从北方来到新昌。

心灰意冷:

卷款报复踏上潜逃路!

生活更像水,平地起波澜,没有20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金三英的生活也许不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说起20多年前新昌轴承总厂球轴分厂的伤人案,当时在新昌公安局内保科工作的陈钱江记忆犹新。“听到屋里面一声枪响,破门而入后,我们发现任某已经躺在客厅地板上,一把钢珠枪还拿在手上。”陈钱江说,听闻轴承总厂球轴分厂有人打起来了,他们接警到达现场后,第一时间组织了警力对任某实施抓捕。在任某居住的出租房门外与任某交涉时,门内的任某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不要进来”,便饮弹自尽。

事发于1996年,在家人反对声中,金三英与任某的恋情时续时断,一帆风顺的工作也开始起波澜。一次同科室的梁某碰上了棘手的业务,久攻难下决定放弃,金三英得到梁某明确不接这单百万元业务的表态后,开始积极与该客户洽谈,花了数倍功夫终于谈妥一切,只等最后签合同。可结果却是梁某拿着对方公司发来的合同传真,抢签了合同。回想起梁某平日自称经理、抢客户等行为,金三英心中的怒火越来越压不住了。

与任某见面后,金三英对此事一番抱怨。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金三英抱怨后,心中舒缓不少,因为有事先行离开了任某的出租房。

“他不是真的要伤人,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梁某……”说起前男友任某,金三英再度拭泪。

生活仍在继续,但金三英的内心变得脆弱不堪。对男友的死她愧疚不已,并对生活也逐渐失去信心。此时,家人则不断催促,希望她再找个对象,尽快结婚。

从1996年11月男友自杀,到1998年6月携款离开新昌,金三英的心中积压了太多无人能分享的“故事”。

“那时,我不差钱,我只是想报复……”金三英说。通过有计划地伪造外贸订单,金三英骗取了厂里当时市值150万元左右的轴承。变卖后,金三英带着80多万元赃款和自己的10多万元存款,逃离新昌辗转北上。

金三英北上的第一站,是男友任某大连的家中。她看望了任某的母亲,并给任某母亲留下了一笔钱,以此让自己心中的愧疚减去一分。这笔赃款被追踪到大连的新昌县检察院干警追回,但金三英却从此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意外怀孕:

重新点燃生活的希望

“离开大连的时候,我真的不想继续活了,可是我下不了自杀的决心……”金三英是这么形容她在辽宁锦州前3年的生活——黑白颠倒,白天迷迷糊糊、晚上则一个人窝在出租房里哭。

“她是我16年来活下来的希望。”2001年金三英意外怀孕,并生下了一个女儿。也正是这个女儿,让找不到生活意义的她,在潜逃路上看到了一丝光明。

“想过买套房子,安心地住下来,可是没身份证,买不了啊。”从厌世、漫无目的报复性携款出逃到准备迎接女儿出生,金三英变了,不再坐吃山空。

当时锦州有个熟识的人表示,与当地一家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有关系,拉着金三英一起投资,给房地产企业拉沙子。陆陆续续投下不少钱之后,金三英发现,只有自己在投钱,所谓的合伙人分文未投。气急之下,金三英要求合伙人将未付的钱款全数收回,同时停止合作。

果然收回了钱款,但没有进金三英的口袋。

“一个逃犯,怎么敢报警?!”金三英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20余万元钱打了“水漂”。

“托关系,花了不少钱才办了张身份证。”2007年,没有身份证的金三英,眼看女儿到了上学年龄却上不了学,开始着急。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弄到了一张户籍地为内蒙古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的身份证。自此,金三英也有了一个新名字——邹蕴琦。靠这个假身份,她从生活多年的辽宁锦州辗转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

生活有了希望,但是经济压力却压在了单身妈妈金三英的肩上。虽然潜逃时有一笔在当时看来数额不小的钱,但是一路折腾所剩无几。2011年,作为家庭主妇的金三英终于花完了身上的钱。

“眼瞅着工资从两千多元到三千多元再到四千多元,后来都有七千多元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经济紧逼下,金三英花了两个多月自学会计,接连考出会计证、初级会计证。有证之后她也顺利找到了工作,且一找就是三份,除了一份全职工作,另两份是兼职,而挣来的钱全部用在了女儿的教育投资上。金三英依旧没有买房子,银行里也没有存款。

对话嫌犯

“请给我一个悔过机会”

日前,记者在新昌县看守所见到了带着十足北方气息的中年妇女金三英。

记者:19年过去了,回到新昌什么感触最大?

金三英:说实话新昌对我来说是个伤心地,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锦州和呼和浩特。但是家乡的人非常亲切,不管是从呼和浩特回来的时候,还是到了看守所里,他们都非常照顾我。回到新昌,我的第一顿饭还是家乡的炒年糕。

记者:回来后有没有见过你的亲人?

金三英:没有见过,但是工作人员帮我送了信给他们,信里我和他们说,我回来了,和他们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记者:有没有感到亏欠了父母?

金三英:出逃的时候尽想着有两个哥哥和嫂嫂照顾他们,少我一个没关系。但是我错了,我没有尽到一个女儿的责任。现在回来了,我终于可以好好地陪伴他们左右了。

记者:女儿知道你的事情么?

金三英:知道,当时在信上给她写了好多话,“如果妈妈没有从新昌老家出来,就没有你了”,曾经担心过她会不理解,但是好在她非常懂事。后来还给我回信了,我妈和大哥也一起去内蒙古看过她。

记者:女儿现在在呼和浩特有人照顾么?

金三英:有的,他马叔叔会照顾她。女儿大了,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总不能以后她出嫁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亲人吧。认识小马后,感觉他人挺好,对孩子也好,慢慢地就走到了一起,我们俩也一直有领证(结婚证)的计划。

记者:回过头去,你怎么评价当年的自己?

金三英:年少无知,钻了牛角尖就走不出来,如果当年我心里能放下他(任某)的死,离开厂里,换个新环境,也许我不会走上那条路。

记者:当年的事情,你后悔过么?

金三英: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那件事情我也没有再次选择的机会。但是,自始至终我都知道当年携款出逃是错的,所以离开新昌时,我没有把赃款给父母用,我不想他们因我受牵连。

“现在我终于没有秘密了。”及至记者将离开,金三英说:“请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

办案后记

大数据时代无处可逃

“接到任务时,我们对抓捕金三英几乎不抱希望,作为目前为止新昌贪污数额最高的案子,快20年了,几乎没有嫌疑人的一点消息。”梁新平说。

9月18日,按照绍兴市纪委的部署,新昌县纪委、监委在与公安局、检察院协商后,成立了县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办公室,对涉及新昌的逃犯制定了专门追逃工作方案,实施“一案一档”,开始了追逃工作。

追逃工作也引起了新昌县公安局的重视,张毅副局长亲自牵头,抽调了3个大队的主要负责人和3名民警参加县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办公室工作。

“通过新昌县公安局的信息化技术手段,我们发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名邹姓女子与在逃人员金三英相貌相似度较高。”新昌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连副主任说,结合前期新昌检察院调查的情况,他们对所有金三英的关系人进行了抽丝剥茧的分析研判。综合种种迹象分析,邹姓女子可能就是在逃人员金三英的推论获得证实。

随后,追逃追赃办公室迅速反应,由市、县二级公安局民警和3名纪检监察干部组成的5人追逃小组在9月29日凌晨即从新昌出发前往呼和浩特展开工作。

追逃小组到达呼和浩特之后,迅速和当地警方对接,对金三英可能活动的区域进行了摸排。第二天一大早,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锁定了嫌疑人在东瓦窑市场和双树农副产品市场活动,追逃追赃小组与当地警方迅速赶往现场,开始在两个市场进行仔细排查。最后发现双树农副产品市场内的社区办公楼二楼有嫌疑人活动轨迹。

“由于嫌疑人面貌变化较大,当时前往现场的工作人员都不敢确定邹蕴琦就是金三英。”连副主任说,如果不是呼和浩特的公安民警打了电话确认,他们都不敢相信。

猎“狐”10天,潜逃19年的金三英在追逃追赃工作人员的努力和信息科技的帮助下,被顺利抓获。


作者:见习记者 陈琪 编辑:陈文华
 
绍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包括绍兴日报、绍兴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绍兴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包括绍兴日报、绍兴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绍兴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绍兴网联系。